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 | 立即注册
康爱公社社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

签到天数: 353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8]以坛为家I

中国保险研究所所长魏丽:网络互助不会出现P2P网贷风险[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9 09: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免费成为社员,与300万人对抗大病挑战,值得拥有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根据健康界此前分析,今年以来,网络互助平台关停潮影响的人群规模至少有3500万人。 这一现象再度将“监管不确定下,互助平台究竟还能走多远”这一话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关于这一问题,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保险系主任、中国保险研究所所长魏丽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给出乐观预判:“网络互助虽然也是P2P(形式)的保障,但它不会出现像P2P金融网贷平台一样的风险。而且它会有正向的外溢效应,我认为这个业态被消灭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经过涤荡之后迎来正规化的道路。”

日前,健康界对魏丽进行了独家专访。其间,她详细介绍了网络互助的合理定位、监管要点以及对多层次保障体系的补充价值。

网络互助可视为医疗互助的补充

“一人生病,众人均摊”的网络互助既给参与成员带来了实惠,也因为日益增长的互助分摊金以及近日来的“关停风波”备受质疑。商业公司运营互助平台的可行性究竟如何?这是每个从业者都不免被问及的必答题。

健康界:你曾明确提出,网络互助作为多层次保障体系的第四层次,能起到补充作用。这一界定原则是什么?

魏丽:从去年国家出台《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明确医疗互助是医疗保障制度体系一部分后,就有相关人士咨询了国家医保局,得到的明确答复是“也包括”,因此大家不用太担心。虽然今年以来有很多平台关停了,但我相信网络互助还会继续发展。医疗互助属于多层次保障体系中的第四层次的补充层次,所以网络互助也应该属于这一层。

健康界:不少人担心网络互助的可持续性,你认为呢?

魏丽:原始互助形式是小社区,大家很熟悉。熟人社会、风险共担,所以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的问题可以忽略不计。互联网平台扩大了互助人群的边界。在这种情况下人群的风险状况千差万别,不再具备传统互助的小社区、很了解、同质化的特点,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会变大。

现在很多互助平台一方面通过科技手段把风控系统做强,另一方面通过公示制度,接受全体会员的监督和举报。

相比于商保公司,这样的方式运营成本更低一些。早期没有运营收费机制的时候(现在互助平台通常会收10%以内的管理费,来维持正常运营),互助平台通常是通过融资或自有资金补贴维持运营。

但这毕竟不是可持续的模式,长久来看互助平台要能自负盈亏。而且还要在合理成本下,带给大家性价比更高的保障。这才是其安身立命的优势。因此我呼吁应该有监管,建立起可持续运营的机制。

健康界:你坚持互助平台的非盈利属性,这是否就将其和商业公司彻底分割了?从模式上来看,是否社会企业定位于之更贴合?

魏丽:是的。网络互助平台不能是特别追逐利润的商业公司,应该更注重社会价值,核心是解决国家痛点。所以近期不少互助平台关停,我觉得也是有道理的。

2018年,相互宝的会员暴增,一下子刺激了互联网巨头。他们似乎觉得发现了一个新的流量变现的商机。但是,进入网络互助时他们可能准备不足,没有想过会员运营、风险控制、分摊止损等问题就进来了。从流量变现上思考,这些平台关停肯定是风险最小的,因为他们没有做好准备,而且第一批互助流量也已经拿到了。但是这种情况对会员、行业都是伤害。

健康界:海外是否有相关可给我们提供参考的创新经验呢?

魏丽:我早在2016年就组建了一个网络互助研究团队,这个团队里还有美国学者。我们请美国专家评估,美国已经存在的互助保险和我们的网络互助本质上有没有不同?共同讨论后我们认为,国内的互助真的是中国特色的,在中国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一种创新的保障方式。网络互助起到了给商保支付能力不足的人第一款保障产品的作用,而且还很大程度地提升了全国老百姓的风险意识和保障意识。根据网络互助平台内部数据测算,获得互助金的会员中有29%的会员无 医保或因异地就医不满足医保报销条件。因此互助形成了对居民医保以外的补充。


医保局比银保监会更适合成为监管机构

由于互助平台兼具社会保障和金融属性,此前银保监会曾几度发声,强调网络互助需规范化发展,不得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保险活动。近年来,多个行业专家也在呼吁,鉴于网络互助的普惠保障功能,建议通过监管立法,促成其规范发展。

然而实际上,网络互助一方面面临商业模式不清晰,难以持续的困境;另一方面监管政策迟迟未能出台,增加其续存风险。

健康界:近年来,不少专家都在呼吁对互助平台的有效监管,但是相关监管文件却一直没有出台。你认为互助平台的监管难点在哪?

魏丽:这和监管对其定位、了解不够清晰有关。保险并非中国的原生创新, 我们没有从组织形式上从头走一遍,所以对不同组织形式的运营规则设定和监管上,我们的理解是不够深入的,这影响了监管思路。

此外,互助平台本身的模式也一直在变化,比如有些平台兼做保险业务,这增加了监管难度。监管部门对其认识不够,对平台如何做业务认识太少,很难界定互助平台究竟是一个互联网的创新还是保障形式的创新。

健康界:你从2016年起就在呼吁互助平台要纳入医保监管体系而并非银保监会体系,这是为什么?

魏丽:因为互助平台和商业保险有本质不同。商业保险是事前分散风险的机制,需要准备金制度,其金融属性会强于普惠性。商保解决的是购买力较强的人士,财富保全和传承的需求。但我认为互助应该是非营利性的,属于大家共同分担损失的模式。因此可能不会像商保这样精算公平。

对比来看,社保特征是缴费能力越强,社保缴费越多。但是否社保的保障就更充足呢?不一定。因为社保是社会统筹基金,按需使用的。因此社保是社会属性而并非盈利性。

以现有互助平台为例,40岁和50岁人群的分摊规则基本一致,想要像商保一样精细地风险公平比较难。所以从这一角度看,互助平台的社会属性和社保的契合度更高。

健康界:那么,你认为互助平台的监管要点有哪些?

魏丽:互助平台的监管取决于互助平台在整个医保体系中能起到什么作用。我认为,应该站在医保局的角度为互助平台的运营、从业规则、多层次保障的边界等做清晰的安排。这样互助才能更好地发挥多层次保障体系的补充作用。

第二,平台的会员规模也是监管需要考虑的要点。根据我们团队研究的情况,互助平台会员并非越多越好,因为随着人数增多风险事件的数量和发生概率也会增大。因此要对会员规模适度评估。

第三,我一直呼吁可以让互助平台参与医保经办运营。在这方面,我认为监管应该给其明确定位,确定互助计划如何与医保目录内报销更好地协同。

从互助平台的角度,我认为应该建立起长效的运营机制。如果会员不知道这个平台是否会永久地存续下去,信心会动摇,进而就会影响会员规模。

所以,互助平台要有会员兜底机制。现在的互助平台不能兜底、不能刚兑,因为它不是保险。但不兜底的话,会员权益如何保障?有的会员他可能分摊了五六年,随着分摊额逐年上升,他可能觉得不合算,想退出。但这个时候退出对他而言也是不利的,可能刚退出,他又会生病,这种情况就很悲催。

网络互助可与基本医保协同发展

根据蚂蚁集团《网络互助白皮书(2020年)》的调研数据显示,互助平台中近80%成员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72.1%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农村;12.93%成员自述没有社保,68.40%成员自述没有商业保险;60.63%成员表示10万元以内自担费用带来较大经济负担,仅有12.32%的成员表示可以承受30万元以上的自担费用。

因此在多层次保障体系的补充完善方面,网络互助显然大有可为。


健康界:你一直强调互助应该与基本医保协同发展,那么这种发展的模式可能性是什么样呢?

魏丽:和大多数人观点不同的是,我并不觉得银保监会是网络互助最合适的监管单位,医保局更为合适。把网络互助纳入基本医保的好处就在于网络互助的触达性和便捷性可以极大提升医保效率,使我们的医保变得更强大。一方面,网络互助可以触达医保不太能触达的人群,另一方面互助平台的风控体系的能力和经验,对医保基金精细化管理有价值。

此外,网络互助数字化线上办理系统也有助于优化医保经办机构的办理效率。原来医保办理效率不高,存在医保信息系统缺乏整体规划,各地信息系统建设标准不一,信息壁垒普遍,医保经办机构人员不足等问题。

网络互助平台基于云端+APP小程序的数字化互助金申请办理能力,有望提升经办机构手续数字化水平。现在商业保险机构是可以参与医保经办的,如果把网络互助也纳入这一平台的话,效率可能会有提升。

最后,网络互助可以帮助医保提高其资金利用效率。比如医疗救助金,这只是对实际损失的救助,并没有任何杠杆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它的资金效率是不高的。如果我们把部分救助金用于帮助特别困难人群的互助分摊,这就能撬动这部分人群的保障程度。因为经济困难的人,不等于它的医疗风险也更高,所以他可以参与到互助平台中。那么未来等真的产生赔付的时候,就不需要救助金兜底了,提前的互助参与就能分摊部分风险。

健康界:在你看来,互助平台最大的意义与价值是什么?

魏丽:网络互助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它是不是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这不重要,因为我们不缺商业模式的创新。我们需要的是保障形式上的创新。这种创新它能够切实解决我国商业保险购买力不足人群的保障问题,而且还不增加国家财政负担。

过去,我们在商业保险中没什么国际话语权,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参考国际成熟的保险市场。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肯定是要探索自己的保障形式,同时还得吸纳市场上的先进做法。

网络互助就是自发地在中国土壤上成长起来的创新的保障形式。如果它发展壮大了,可以和医保很好地契合在一起,解决我们中低收入人群保障问题的话,这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不仅能造福我国14亿人民,对于其他中低收入国家也有示范效应。这样一来,我们就在保障形式上,具有了国际话语权。

所以我们要保护它(网络互助)。虽然它现阶段有各种问题,但我们应该群策群力地去扶持它,让它成为我们引以为豪的、真正能解决我们问题的一种新保障形式。
打赏鼓励一下!
加入抗癌公社,与百万社员抱团抗癌大病带来的经济压力,免费加入,没有预收费,随时可退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明智的人都加入康爱公社

人才招募|社长大招募|团队入口|Archiver|SITEMAP|康爱公社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